选择频道
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和好朋友的夫妻交換

    2020-03-25 22:04:55 387阅读





    很少的情節借鑒了一些換妻的文章,但大部份是真實發生的,希望大家評論!


    我和老婆相戀于2007年,2009年兩個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老婆叫小玉,身高167CM,長相甜美身材也非常好,只是膚色有些偏黑,因為婚前難得有相聚的時候,每次見面兩個人都性欲高漲,恨不得整晚不睡一直做愛,婚后的兩年里,兩個人依然如膠似漆,幾乎每晚都要做一兩次,慢慢的不知是審美疲勞還是被柴米油鹽壓抑了本性,兩個人在一起時做愛越來越少,性致也越來越差,感覺像是失去了激情;


    老婆成長在一個家教比較傳統的家庭,除了上班就是家里兩點一線,對我也是百分之百的依賴,用古人的話說就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頗有三從四德風范的老婆。按說家中一個這樣的老婆,應該不會有太多遺憾了。但我倆從充滿浪漫的戀愛到實實在在的婚姻,兩人之間由死去活來的愛情變成了患難與共的親情,和老婆之間的性愛始終回復不到年輕時那充滿悸動和激情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我在網上看到了換妻群交等內容,對那些刺激的玩法贊嘆不已。可總是覺得那都是人們為了吸引淫民而編寫出來,始終不相信這是真的,可就在這不信之余,我開始發瘋似的迷上了換妻群交之類的小說和影片,瘋狂的搜集這方面的資源,


    那段時間很奇怪,就是對來自我自身的性刺激的沖動微乎其微,但來自自己老婆的性刺激、性滿足卻能夠給我造成極大的沖擊和滿足,例如想到把老婆暴露給其它男人,或者讓她與其它男人親熱,等等,往往比自己與老婆做愛還覺得興奮,似乎自己的性快感完全是寄托在她的身上;每每想到自己的老婆赤身裸體地被人摁在床上,兩腿間插著滑滑的硬物,一挺一挺地承受著交配的動作,甚至想親眼看到自己老婆被另一個男人的蹂躪的情景,每次一想到這些,就會從內心里產生出一種莫名而又從未有過的興奮和刺激,就是在大街上,雞巴都會硬的不行;


    原以為這樣的念頭只會停留在心里,直到有一天和朋友喝酒聊天后,才慢慢發生了后面的事;小鞏是我多年朋友,2011年初我調到北方工作,急需知近的人幫忙,和小鞏聯系后,他們夫妻倆一起來了北方幫我,在我手下做事,小鞏的老婆麗麗身高165左右,眼睛小小的長相一般但身材不錯,因為每天在一起工作的緣故,我們兩家人經常在一起聚會,漸漸的越走越近;


    2012年初的一天,我和小鞏在一起喝酒,兩個人聊起了各自的夫妻生活,才知道原來他們夫妻倆和我們一樣,感覺激情越來越少,原來幾乎每天都做愛到現在也審美疲勞了,因為有共同的感觸,和小鞏酒喝了很多,交心的話也聊了很多,到后來我忍不住和小鞏說起可以看一些色情電影慰藉一下,他很老土的問我去哪里下啊,當時喝多了拍著胸脯說找哥啊,結果第二天小鞏居然很認真的拿著個硬盤來找我,弄得我哭笑不得,只好把電腦里存的電影和小說給他拷貝了過去,而那時我電腦里存放最多的就是換妻的文章和電影;


    轉眼過了年,我和小鞏有天晚上約在一起喝酒,有次喝多的時候又討論起那些黃色影片和小說,


    他有些不好意老婆的問我:「陸哥,你給我拷的那些電影,是真實的嘛?」


    我答道:「國外很多這種事了,國內不好說,有可能吧!」


    他又問我:「陸哥,你和嫂子最近怎麽樣了?」


    聽到這話我不由得嘆了口氣:「唉,還能咋樣,這麽久的夫妻了對付著過唄。」


    他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說:「我和麗麗也一樣,陸哥,你說……要不咱倆家試試?」


    聽了他的話,我嚇了一跳,網上的那些看的多了,但是真的換妻總覺得不太現實,下意識地回答說:「別鬧了!」但腦海里卻浮現起了麗麗那俏麗的臉和老婆被小鞏壓在身上的畫面,雞巴居然硬了;小鞏看我的樣子,知道我也有些動心了,繼續勸說著我:「陸哥,你看咱們倆家現在夫妻生活都不太好,咱們試試看,行就行,不行我們適可而止不就得了」


    我想了想,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下定了決心對小鞏說:「那就試試,不過這事不能急,咱們倆個得慢慢來,一點點試探著讓媳婦們接受才行!」那天兩個人越聊越興奮,也策劃了很多方案;首先擺在我們面前的就是老婆們這一關,如何讓小玉和麗麗接受換妻的老婆想?我和小鞏商量著像小說里寫的一樣,先想辦法擴大老婆們對性的渴望,然后在做愛時降低老婆們的道德底線標準,接著再找機會看看有沒有可能實現;


    之后的幾個月里,我慢慢的改變了以往和老婆的做愛方式,更加大膽,也更加激烈;言語的挑逗和刺激也越來越露骨,生活中,我開始時常發給老婆一些還不算太出格的黃色小說。老婆每一次都會罵我變態,然后每一次當我在家里放AV電影的時候,我都會強迫著把老婆抱在懷里,讓她和我一起觀看。開始的時候,她會劇烈的掙紮擺脫,捂眼不看。但是從指縫間微微透出的目光,還是反映出她的好奇;


    后來,隨著次數的越來越多,老婆也就慢慢的接受了這無理的安排,每一次都會和我一樣看得面紅耳赤。每到這個時候,我們都會摟抱著雙雙滾落在床上。甚至有時我們還會學著電影里的體位和姿勢來做愛,老婆竟也沒有太過拒絕。我發現,每當這個時候,老婆都會相當的敏感。甚至還不待我有多余的動作,那自嬌嫩的小穴里流出的愛液,早已把或性感、或可愛的小內褲弄得潮濕一片。當我手里拿著濕淋淋的內褲的詫異的望著老婆時,她那如酒醉般酡紅的臉蛋,嬌羞無限的表情,還有期待的眼神,無不表露著她此時如熾的情欲;


    直到幾個月后的一天,寬大的席夢老婆床上,老婆披散著長發,臉深深的埋在被窩里,含糊不清的「嗯……嗯……啊……啊」不斷。我抱著老婆圓潤挺翹的美臀,雞巴在老婆那如熟透石榴般裂開的美縫里不斷出入著,伴著每一次劇烈撞擊帶起的乳浪臀波,口中汙言穢語不斷,最初老婆很反感我做愛時,嘴里吐出的這些如流氓般的話語。但時間一長,也只有無奈的接受,甚至還無意中提起過,有點異樣的快感和刺激。


    隨著不斷的抽插,隨著老婆婉轉動聽的吟哦,隨著眼前泛著聖潔光芒的老婆,赤裸身軀的搖晃,隨著手中玉乳搖蕩中滑膩的觸覺,隨著不斷傳來那爆炸般的快感。我就快要登上情欲的頂峰。


    「啊……老婆,我要操死你,啊……操死你啊……操爛你的嫩屄……我要射在你嘴里,射到你臉上,射遍你的全身。」


    老婆火熱的小穴里,突然一陣緊縮。不斷呻吟的聲音,好像也越發的大了。


    「啊……啊……老婆,你太漂亮了,讓其他男人也來干你吧,你身材這麽好,讓他們也射進你身體里,啊……老婆,很多人想操你啊,讓他們操你好不好?」


    身下聞聽此話的老婆,突然開始劇烈的掙紮,企圖擺脫我的雙手。可我牢牢地把她的臀部固定在我的沖擊下。因為剛才話語里異樣的刺激,終于再也忍不住,快速的抽插了幾下,身體里的火熱沖破精關,噴射出來。


    在老婆高聲的尖叫中,她的陰道里一陣陣急速的收縮,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股熱液淋在我的龜頭上。老婆也高潮了。


    這種雙重的刺激,激得我全身發麻,頭腦一陣眩暈,身體慢慢的向前傾倒,處于高潮余韻中的老婆也是渾身無力,任由我的身體和她光潔的裸背緊緊貼合在一起。雞巴緩緩滑出了老婆已經充血紅腫的陰戶。在充滿淫靡味道的房間里,我們劇烈的喘息著。


    不一會兒,率先恢復過來的老婆重重的推開我,摟起被子遮住自己赤裸的身軀。復雜眼神定定的望著我:「老公,你在說什麽?你真變態!」說罷轉過身背對著我,我將她摟在我懷里哄著她說:「干嘛生氣啊,你不覺得刺激嘛,我也是為了助助性嘛」,這樣輕聲細語哄了半天,她才不再生氣;


    有了這樣一個開始,接下來做愛時每每感覺她快要到高潮時,我都會說這樣的話,老婆也漸漸由抗拒變得習以為常,偶爾還會配合我幾句,特別是我給了她充份刺激的前提下,在已經被我操得快感連連的時候,那時候讓她胡言亂語就相當容易,和小鞏分享了經驗后,小鞏也開始同樣對麗麗進行調教,我們感覺到這樣是有效果的,打算趁勝追擊;


    沒過多久到了七夕節,我給老婆準備了條白金項鏈外加燭光晚餐,驚喜之下加上喝了些紅酒,老婆很是興奮,一到家主動的環住了我的腰,給我來了一個深情的濕吻,我們一邊擁吻著一邊脫著衣服往床邊走去,躺到床上時彼此已經赤裸相對,我伸手夾住了老婆已經挺立的乳頭,食指和拇指開始快速而輕盈地旋轉揉動,她「嗯」了一聲,吻得更用力了,雙腿也開始互相摩擦。我的舌頭移開她戀戀不舍的唇,在她耳邊輕聲道:「你的乳頭越來越敏感了。」


    「嗯……還不是你……」


    「舒服麼?」



    「舒服……要不要我親親你?」


    我一陣驚喜,老婆雖然已經習慣了幫我用嘴,但主動要求還是第一次。


    「嗯。」


    「壞人!」她說,起身攏了攏頭髮,風情萬種地瞟了我一眼,便鑽到了我的胯下。感覺睪丸下方一陣濕滑,她的舌輕盈地掃過,第二下比第一下更低,我把腿略略抬起;第三下她終于舔到了我的肛門,我舒服地哼了一聲,老婆的舌頭便鑽在那裡不放了。我抬起頭看了看她專注的樣子,一股自豪和征服感油然而生;


    「老婆,你舔得越來越好了!」


    老婆澹澹的眉毛彎了彎,沒作聲,眼裡全是笑意。


    沒等她含住我的肉棒,我已經把她拽了上來,一下壓在身下:「我要你!」


    「來吧!」


    我一手握住怒挺的雞巴在她已經濕得一塌煳塗的小穴攪動,用龜頭刺激她的陰蒂和陰道口。老婆的陰蒂也很敏感,平時喜歡我給她摸,但今天我等不及繼續挑逗她了。我慢慢地、但是堅決地把我的整個雞巴插入了她。感覺撐開了原本閉合的腔壁,龜頭尖端更像是頂到了盡頭,麻了一麻。


    老婆張大了嘴,但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她的四肢緊緊地纏住了我,忘我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我開始緩慢地抽插,慢到足以讓我騰出右手撫摸她柔嫩的乳房。我們雙舌絞纏,兩個身體由我的下體聯繫到了一起。我把臀部抬起,只剩龜頭在她體內,彷彿要離她而去,老婆半睜開眼不放心地看著我,我捉弄地把龜頭輕輕左右聳動,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滑出去。老婆的不安全感越來越強,終于她忍不住抱住了我的臀部把我按向她,換來了狠狠的一下。


    她一時忘我地尖叫了一聲,「噢……」


    老婆一哆嗦,把兩條美腿抬了起來,掛在我腰的兩邊晃著。


    「好舒服啊!老公……」


    「老公的雞巴大麽?」


    「大……」


    「喜歡讓大雞巴操麽?」


    「喜歡……我喜歡讓老公操……」


    我繼續對她進行語言上的淩辱:「就不想讓別的大雞巴操你?」


    靜皺起了眉頭,表情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


    我一陣快速的抽插,基本瓦解了老婆的妻子考能力。


    「說啊,想不想讓別的大雞巴操你?」


    「嗯嗯……想……」


    「想要什麽樣的男人操你?」


    「嗯……嗯……要長的很帥的……」


    「想讓他舔你的乳頭嗎?」


    「想……噢……老公……快點……」


    「那讓他含住你的乳頭,然后老公操你好不好?」


    老婆的左手握住自己的乳房,她的身上出了細細的一層汗,「好……老公……讓他親我的乳頭,你用力操我……」


    看著老婆發騷的樣子,我快要忍不住了:「老婆,我要射了,都射在你子宮裡!」


    「噢……快……射給我……啊……啊!」


    我已經渾身是汗,以最小的幅度呼吸著,一面用我身體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和最大的幅度操著我的女人……房間裡充滿了肉體撞擊的「啪啪」聲、我的喘息、老婆的喊叫,和大床的「嘎吱」聲。終于我按捺不住,一股熱流射進了老婆的陰道,老婆顫抖著,我倆淹沒在彷彿無止境的高潮裡,半晌才安靜下來;


    當晚摟著老婆豐滿柔軟的身體,想想幾個月以來對她的調教,終于讓她有些改變了,也不知道小鞏和麗麗那邊怎麽樣了;第二天約了小鞏一起喝酒,酒過三巡后,還沒等我問起,小鞏反倒主動問起了我和小玉怎麽樣了,我沒有全盤告訴他只是說老婆已經有些改變了,然后問起了他和麗麗,他興奮的告訴我說按我們商量好的辦法,麗麗現在和他做愛時都能夠接受他說讓別人來干她了,我們有所實際行動的時機似乎已經成熟了……


    過幾天到了周末,我和小鞏約了一下,讓他帶著麗麗來我家吃飯,因為以前也聚過幾次,老婆並未多想,一過下午我倆一起出去買菜買酒,下午四點多時,小鞏和麗麗上門了,七月份的天氣比較炎熱,麗麗上身穿了件紗質的桔紅色坎袖上衣,下身穿了條紗質的花色短裙露出了大半的美腿,看得我心里癢癢的,讓他們進了屋,寒暄了幾句麗麗就奔廚房和老婆一起準備晚餐去了,我和小鞏則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聊著天,和小鞏商量好晚上帶著媳婦多喝點,然后就住在我家,小鞏連連點頭;


    六點左右,在兩個老婆的辛苦奮斗下,豐盛的飯菜上桌了,我和小鞏也將冰鎮好的酒開好,有意的敬著兩個老婆,哄著她倆說辛苦了,喝點酒放松放松;七月的天氣酷熱難耐,家里又沒有空調,因為喝著冰鎮的酒,大家也沒覺得特難受,只是酒過三巡后,因為出了很多汗,我們的衣服慢慢濕透了,我和小鞏干脆把上衣脫了光著膀子,老婆和麗麗衣服全都貼在身上了,內衣上的花紋透過紗質的上衣清晰地顯現出來,我不時的瞄著麗麗的胸口,轉頭看小鞏也一樣時不時的看著老婆的胸,我和小鞏大飽眼福之下,聊著彼此的工作和生活,酒下的很快,八點多時,我們四個喝了兩瓶紅酒一箱啤酒,大家也都有些醉了,麗麗就喊小鞏回家,我借著酒勁說:「別回去了,家里有地方,都喝多了還折騰啥!」,老婆也連連說:「就是就是,別折騰了!」,小鞏配合著我對麗麗說:「住這也行,正好我和陸哥還要喝一會呢,不行你和嫂子先去歇著吧!」,麗麗雖然有些不情願,但一來確實有點醉了,二來看我倆還沒喝完,也就同意了:「那就麻煩陸哥和嫂子了!」


    我和小鞏接著在客廳喝酒聊天,老婆給麗麗找了睡衣,兩個人輪流去衛生間洗漱,麗麗在洗澡時,我的心妻子早沒有酒菜上了,想象著水流過她那豐滿身體的情景,雞巴不由得硬了起來,小鞏喊了我幾聲我才反應過來,小鞏笑嘻嘻地說:「陸哥,要不今晚就?」,我想了想對他說:「別,還是慢慢醞釀醞釀,不然這次不成兩個人有防范了,以后更不可能了!」,小鞏說:「那這麽好的機會,就這麽錯過了?」,我想起看過的一本小說里面的情節,對他說:「這樣,一會我們都把門留條縫,然后同時和自己的老婆做愛,讓她倆聽聽對方的叫床聲,這樣能更近一步!然后就是挑理也挑不出什麽,喝了酒做個愛還不正常嘛!」小鞏嘿嘿一笑:「那就這麽干!」


    等到老婆和麗麗各自回房間后,我和小鞏故意多等了一會,然后沖澡各自回了屋,按照和小鞏說好的,把門留了條縫,只見朦朧的燈光下,老婆睡在床上成大字型,一只腿在床沿上,另一只腿已經吊在床邊,內褲褪到看見一點毛,上衣已經掀開,兩個雪白的乳房已經露了出來,我躺到她身邊,一翻身趴在老婆身上,先攻擊上身,翻開上衣,握著老婆的雙乳一陣搓揉,再把嘴湊上,吸吮著老婆的乳頭,老婆在我的刺激下也開始呻吟起來:「嗯……嗯……」;我接著把老婆的內褲脫了,那里被我挑逗得已經淫水泛濫,燈光照下去還微微發亮;


    我將陰唇左右分開,手指輕揉小陰蒂、輕揉已經濕了的穴口……已經出了很多愛液,老婆扭動著身子呻吟,我知道她已經情動了,我即刻脫掉褲子,將早已堅挺的雞巴在她的小穴口蹭了蹭,緩緩插了進去,直接插進入了陰道最底部,她不知不覺中用腳扣住我,扭動著腰。「喔……嗯……嗯……啊……」隨著我的抽送,老婆開始呻吟起來,就在這時,隔壁也傳來了一聲壓抑的呻吟聲:「啊!嗯……」;


    老婆一下子有些醒過來了,睜開眼抓著我的手臂:「老公,我才想起來,小鞏和麗麗還在啊!」;


    我繼續抽送著在老婆的身體里的雞巴,頭靠在她耳邊說:「沒事啊,你沒聽到他倆也在做愛嘛?剛好比一比你和麗麗誰叫床聲大!」;


    聽著門外傳來的壓抑的呻吟聲,加上下體傳來的刺激,老婆用手臂挽住了我的腰,閉上眼也開始享受起來,咬著嘴唇壓抑著叫聲:「唔……喔……」;隨著我抽插節奏的加快,慢慢的再也壓抑不住呻吟聲,隔壁麗麗也是一樣,慢慢開始大聲起來:「啊……啊……噢……」;


    我豎著耳朵聽著麗麗的浪叫聲,感覺越發的刺激,哪里還能忍得住,抱著老婆的豐臀,身體向前快速的挺動著,兩個人的下體傳來淫迷的聲音「啪!……卟滋……咕嘰……」;


    「嗯!啊……嗯……」老婆摟緊我的肩膀,腰部用力的向前挺送起來。臉頰埋在我的頸項間,呼呼的吐著熱氣:「嗯……嗯……噢……」;一會過后,老婆顫抖的說:「啊……哦……啊……」,她現在的樣子已經表明了她快要高潮了,這時我忽然心中湧出了一個邪惡的念頭,就在她氣喘籲籲,嬌叫連連的時候,我伸出舌頭舔著她的耳垂,含糊不清地說:「老婆,你……你叫的這麽浪,這麼大聲,這會兒……呵這會兒就……不怕……就不怕,小鞏和……嗯……麗麗聽到了??嗯??」


    我剛一說完很明顯的感到老婆的渾身都是一顫,動作立馬就慢了下來,有些慌張的擰頭看了看門口,而我卻沒有停,抱緊她的腰繼續「啪啪!啪啪!……」的操著。本來就要到達高潮的老婆,被這突然的撞擊弄得花枝亂顫,精神和生理上的雙重刺激,很快就讓她到達了快樂的巔峰,但又顧慮到外邊的小鞏和麗麗,不敢叫的太放肆,雙臂死死摟緊我的脖子,把頭深深的埋入了我的頸項中,忍耐著呻吟著:「嗯嗯……啊……嗯嗯……哼嗯……嗯嗯……」;老婆的聲音小了下來,隔壁麗麗的聲音卻沒有控制,只聽到混著啪……啪聲中,麗麗大聲浪叫著:「啊……不行了……要來了……啊……啊……」;


    聽著麗麗高潮前的淫詞浪語,老婆再也忍不住,挺動著下體迎合著我的插入,也開始大聲浪叫起來:「啊……不行了……老……老公……嗯……好……好舒服……啊……」雙手雙腿緊緊環住我的身體,不停的顫抖著,軟軟的癱在我的懷里,臉枕在我的肩頭,喘著粗重的鼻息,過了一小會兒,我大腿上一疼,忍不住「啊!」的叫了一聲,趕快推開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已經被她擰出了一片紅紅的印記;


    「你混蛋……讓我……以后怎麽面對他們倆啊!」老婆噘著小嘴兒,氣呼呼的說;


    「沒事啊……咱們不也聽到他倆了嘛,扯平了嘛!」我安慰著她,「哼!唔……」老婆還想要說些什麼,小嘴兒卻被我堵上了;隨著我的撫摸、輕吻,很快,這件事就被她拋在了腦后,小倆口摟抱在一起,互相吞吐著對方的津液。


    「老公,你還沒出來……嗯?」老婆說完挪了挪屁股,用手握著半軟不硬的肉棒擼動了幾下。


    「怎麽不難受啊,我們再來!」我色迷迷的看著她。


    「不要……」老婆咬了咬下唇,抗拒著!


    我沒有理她,把她身體轉了過來,讓她趴在床上,來到她的身后,雙手握著她的肥臀,把龜頭壓在她的臀縫中上下的活動著,等肉棒再一次變硬以後,對準那泛著水澤的小蜜縫一挺腰頂了進去,接著就開始快速的抽插搖擺;


    「哼……嗯哼……啊……啊……」老婆一只手伸到後邊推著我的大腿,另一只手彎曲在身前,腦袋無力的搭拉著。


    短短幾分鐘的功夫,老婆斷斷續續的喘息聲和呻吟聲,就開始變得急促而高亢,「啊……老公……啊啊……輕點!……啊……不行了……太深了……啊要死了!……嗯……哼嗯……啊……要被操……啊……操死了啊……」剛說完,她就猛的一弓身子,屁股向後一厥,死死的頂在了我的小腹上,陰道的快速而又有力的收縮蠕動了幾下。


    頂在最深處的龜頭,被這一系列動作弄得麻酥酥的,射精的感覺接種而至,老婆此刻整個上身都軟趴在了床上,只把屁股高高的噘起,抵著我的小腹微微的顫動著;她小穴里邊不規則的吮吸和蠕動,一陣電流從龜頭傳遍全身,「啊……寶寶……喔……」我忍不住的低吟了出來,抱著她的翹臀用力的頂了幾下,十指深深的嵌入了她軟乎乎的臀半中,一股熱呼呼的液體接踵而至,噴湧而出;


    「啊哼……哼嗯……嗯啊……啊哼……」火熱的精液燙的老婆仰起了瓊首。


    「呃……呼呼……」把自己的精華注入她的體內之後,我喘著氣,壓著她的屁股,趴在了老婆已經汗濕的背脊上,閉上了眼睛,腦海中卻想象著隔壁的畫面;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兩家人彼此相視,都有些不好意妻子,老婆和麗麗臉都紅紅的,我和小鞏故意打著哈哈:「昨晚都喝多了啊……」,老婆和麗麗相視一眼,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自那天后,兩家人的感情仿佛更進了一步,聚會也越發頻繁起來,沒多久臨近國慶,我和小鞏商量了下決定兩家一起去附近的景點自駕遊,經過幾天上網查詢,確定了行走的路線,計劃先去附近爬山,然后在山腳的民宿住一晚,接著去旁邊的省城遊樂場玩一天,晚上到再住個溫泉酒店,泡泡溫泉放松一下,然后返回北方;


    做好了一切出發的準備后,十一當天我們開始啟程,這次旅行也開啟了我們的換妻生活;


    近十點時我們到了山腳下,因為要登山,我們穿的都比較運動,麗麗穿了件灰色的連裙衣,下身穿著黑色的運動褲,老婆穿了件粉色的運動外套加上一條灰色的運動褲,兩個人玲瓏有致的身體都被運動服襯托的淋漓盡致,看得我和小鞏食指大動;開始時四個人有說有笑的,看到景色好的地方合影拍照,走到半山腰時,有一條叉路口,一邊是比較陡峭的路,一邊相對平坦些,這時候四個人產生了分歧,我一直有些恐高就想走平坦些的那邊,老婆一直是愛玩愛瘋的性格,吵著爬山就要走險一點的路,麗麗膽子挺小的看著陡峭那邊有點不敢走,這時我和小鞏使了個眼色,小鞏大咧咧的說:「嫂子,沒事,我陪你走這邊,剛好麗麗膽小,她和陸哥走那邊好了。」老婆玩心上來了沒多想就答應了,還不停鄙視著我,麗麗有點猶豫又不想掃了大家的興致也同意了,這樣我們就分成了兩波,約好了在山頂集合;


    我懷著激動的心情和麗麗踏上了二人旅程,我體貼的幫麗麗拿著包,兩人一邊走一邊聊著天,開始都是聊著家里的事,麗麗不停向我吐槽小鞏的糗事,我也偶爾說說和小玉的事情,走著走著天空竟然飄起了小雨,我和麗麗跑到了一顆大樹下躲了會雨,我看麗麗抱著肩膀好像有些冷,忙脫下外套給她,她推脫著不要最后扭不過我,還是讓我幫她披上了,那一刻麗麗低著頭臉紅紅的誘人極了,過了會雨停了我們繼續前行,走到一處叫一線天的地方,就是兩邊都是巨石中間有一道縫隙只能一個人通行那種,我走在麗麗的后面,下過雨后石階比較滑,走到一半時麗麗忽然啊的一聲滑了一下,我在后面下意識的一手扶住她的手臂,一手扶在了她彈性十足的豐臀上;她站穩后紅著臉扭著身體躲開了我的手,我關心的問:「沒事吧?」,麗麗小聲顫抖著回答:「嗯,沒事……」


    看著眼前麗麗的背景,懷念著手里那彈性十足的感覺,我的目光越發熱烈起來,又走了一會,到了個休息點,剛好我們也有些累了,就坐在路邊的木椅上歇了會,賣東西的大媽看我們停了下來對著我們吆喝:「哎,小夥子,給媳婦買點禮物呀!」,我笑瞇瞇地看著麗麗,她尷尬地對大媽說:「別瞎說,我們……」,沒等她說完,我握住她的手拉著她起身來到了小攤邊,選了幾個小物件,走的時候那大媽還樂呵呵的說:「小兩口,慢走啊!」


    麗麗氣惱的說:「哎,陸哥,你怎麽也不解釋一下啊!」


    我回答著:「解釋什麽啊,又不認識她!」


    麗麗較真的說:「那也不行啊,讓人誤會多不好!」


    我接著說:「和人解釋說咱倆不是兩口子,人家還以為咱倆是情人呢!」


    麗麗想想說:「嗯,也對!」


    我笑嘻嘻地逗她說:「什麽也對?咱倆真是情人啊!哈哈……」


    麗麗笑著拿手捶了下我手臂:「陸哥,你真是的」


    看著麗麗撒嬌的模樣,我的心里越發癢癢起來,就這樣有說有笑的我倆到了目頂,到了和老婆小鞏約定的地點,見他倆還沒到,我和麗麗就坐在路邊等,望著另一邊陡峭的路,十幾分鐘后,遠遠的看著小鞏和老婆爬了上來,這臭小子竟然拉著老婆的手,兩個人也是有說有笑的感覺更像一對情侶;走到我們跟前時,老婆松開了小鞏的手,低著頭臉紅紅的像犯了什麽錯誤一樣,我故意裝作沒有看到,老婆緩了會恢復了活力,開始講那邊的風景多好然后不停鄙視我和麗麗,我倆笑著誇獎她,這樣一起聊了會合了幾張影,我們一起坐纜車下了山;


    到了山腳下已經是下午四點,我們先去定好的酒店開好了房間,然后找了家農家院,坐在炕頭上走了一天疲憊的身體也放松了下來,點了一些當地的土特產,其間還有個笑話,小鞏點了個炒笨雞蛋,農家院的小丫頭上菜時說了句:「吃吧,笨蛋!」弄得我們哄堂大笑,四個人有說有笑的聊的很開心,過程中我和小鞏一起去洗手間,小鞏有些醉意的說:「陸哥,要不一會回去和她倆說說?」我想了想說:「今天都算有突破了,別適得其反,明后天再醞釀醞釀吧!」他連連點頭說:「嗯,聽你的!」


    吃過飯后,因為都比較累,就回了酒店休息,我先洗了個澡躺在了床上,老婆收拾著東西,見我從浴室出來后,她也進了浴室,一會浴室傳出了「嘩嘩」的水聲,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一股浴液的清香飄入了我的鼻孔,接著就感到身邊靠過來一俱軟乎乎的軀體。


    「老公?老公?睡了?」


    「嗯!……還沒……」我抬起迷糊中的眼皮,轉過去看著她。


    「呵呵!……困了?」老婆說完在我腦門上吻了一口。


    我打了個哈欠:「倒是不困,就是開車加上爬山有點累了,稍微歇會!」


    「嘻嘻……我來給你按摩按摩!」說著老婆俯下上身,趴在了我的胸口,那兩個軟乎乎的乳房壓在我的赤裸著的胸前,老婆挺著酥胸在我的胸口慢慢磨蹭著,「嗯……老公!」說完她就和我吻在了一起。


    「嗯……嗯……嗯……」她今天真是曉有興致,一邊和我接吻,一邊把手伸進我的內褲里不停地在睪丸和雞巴上撫摸;吻了一會兒,老婆起身脫掉了我的內褲,迫不及待的就騎在我的上面,一手掰開自己的小肉洞,一手雞巴在早已淫水泛濫的肉唇上前後的摩擦了幾次,然后緩緩的坐了下去,


    「嗯哼!……哦哼……嗯……」雞巴深深的進入后,她並沒有立刻就開始活動,而是瞇著眼輕咬著下嘴唇,雙手托著我的胸口,看著她風情萬種的樣子,我忍不住挺了一下腰。


    「啊!……」她雙腿夾了一下,舒服的開始扭動起腰身,屁股前後左右不停的搖晃著,一會功夫兩人下體結合處已經開始變得濕露露、黏糊糊的,伴隨她臀部的搖擺發出「滋滋」的聲響,我捏著她的兩個小乳頭看著她,老婆咬著下唇皺起眉頭,杏眼朦朧的望著我:「嗯……好舒服……哦……」


    我扶著她的腰,挺動著雞巴,每一次抽送,她都會不自主「啊!」的一叫,小穴也隨之一緊,內部的腔肉由里向外的蠕動和擠壓著圓圓的龜頭,偶爾在撞擊花心的瞬間還會感到那種往里吸的感覺。


    「哼……嗯……呵……嗯……呵……哼……呵……」隨著不斷的搖擺摩擦,她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屁股以相當快得頻率扭動著,忽然,她「啊!」的嬌叫一聲,渾身軟了一下,接著又繃緊了,屁股用力的向下一坐,急促的對我說:「哼……啊……嗯……哦……我要來了……哦……我……不行了!……哼哼!……嗯……」


    剛一說完她渾身就是一哆嗦,接著胳膊一軟,上身重重的倒在了我的胸口,緊緊抱住我的脖子,陰道死死的夾緊火熱的肉棒,腰臀間歇性的痙攣了幾下,然後軟綿綿的癱在了我的身上,嗯嗯的呻吟著。


    老婆陰道高潮時的那種緊湊、火熱的擠壓簡直讓人欲罷不能,「嗯……」我舒服的長長嘆了一口氣,咬著她的耳垂、撫摸著她汗濕的背脊,讓她趴在我的胸膛上稍事休息。


    很快,老婆就從高潮的余韻中緩了過來:「呵……老公……剛才……剛才太舒服了……嗯……」她邊說邊抱著我的臉親個不停。


    我的雞巴還硬挺挺的留在她的小穴里,卻沒有再抽送,輕撫著她的玉背:「今天怎麽這麽興奮啊?白天你和小鞏爬山玩的挺開心唄?發生什麽事了,給我講講!」


    「嗯……沒發生什麽啊,就爬山唄!」老婆把頭埋在我的胸前,回答著;


    我用手捧起她的臉:「你就不會撒謊,快點說吧!我不生氣!」


    她把手扳開,接著靠在我的胸口,小聲地說:「說了可不準生氣啊!」


    「嗯……」我答應著她;


    「其實也沒什麽,那條山路比較陡,好多地方我上不去都是小鞏拉我上去的,然后……然后……」


    「然后什麽呀,快說!」我用力打了下老婆豐滿的臀部;


    「然后就下雨了,我們那路上沒地方躲雨,就一塊石頭下面,大家都擠在一起,小鞏怕我被擠倒,就摟著我來的……」說著,老婆紅著臉看我;


    「怎麽摟的?像咱倆現在這樣緊嘛?」


    「就那樣正常摟的唄!只不過……只不過……」


    「不過什麽,快點說呀!」


    「他摟著我時,下面硬了……那里人太多了,我也躲不開……」


    我想象著老婆被小鞏摟在懷里,小鞏的雞巴頂在老婆小穴上的畫面,雞巴堅硬如鐵,再也忍耐不住:「看你也挺享受的啊,老公也讓你好好享受享受!」說完我雙手抱著老婆一翻滾。


    「啊!……討厭……你!啊!」


    翻身后,我將老婆壓在身下,「嘰……」龜頭再一次擠開那滑滑的肉唇鉆了進去。一聳腰,「咕嘰……啪……」雞巴整根沒入,兩人的恥骨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喘息聲、肉體的撞擊聲,一時間充滿了整個屋子。


    沒一會她就興奮的大叫了起來:「啊啊……哦哦……好爽!……啊……好舒服……要嗯……爽死了……哼哼……嗯……啊啊……」她舒服的不住搖晃著腦袋,整個人像是水做的一樣,兩個大奶子更是隨著我的動作在她胸前滾來蕩去,此時她滿面潮紅,非常銷魂的大聲呻吟著;


    看著老婆情動的樣子,我故意用語言刺激著她:「小鞏的雞巴很大哦,讓小鞏操你好不好?」


    老婆掙紮著搖著頭;我看著她的樣子興奮得要死,拚命地操著她;


    「唔……唔……」老婆忽然拉過被子堵住了自己的嘴;


    「小鞏的龜頭就頂在你的洞口,在你的小穴上蹭著,你下面都濕透了。」


    「嗚嗚……」老婆搖著頭哽咽著,身下傳來刺激已經讓她面色紅潤;


    「蹭著蹭著龜頭就滑了進去。」


    「不要……」


    「我想看你被他操。」


    我故意放緩了速度,把雞巴拔出大半,只剩龜頭在老婆體內輕輕滑動著:「讓他操吧?」


    「啊……不……不要……快給我……」


    我接著刺激著老婆:「說讓小鞏操你好不好?說了……我就快些……」


    「……好……」老婆的聲音輕得幾乎聽不見。我如聆仙樂,一下操了個齊根盡沒。


    「啊啊……」老婆張大了嘴還含著半截被單。


    「叫他的名字。」


    「小鞏!」


    「說操我!」


    「操我!」


    「噢……好刺激!」


    「老公……」


    「讓我看著他操你!」


    「看吧!」


    「老婆給我戴綠帽子,好不好?」


    「嗯……給你!」老婆狂亂地抓弄著我的頭髮:「我高潮了……快……我要……用力……」


    我渾身是汗,體力早已透支,但真的好爽:「老子操死你!」


    「好舒服……老公,好舒服……噢……操我……噢……噢……給我吧!」老婆的臉扭曲了浪叫;


    「你喊小鞏射給你!」


    「小鞏,射給我!」


    「大聲點!」


    「小鞏,快射給我……射到我身體里!!」


    「哦……」本來龜頭上的麻癢感已經積累到了極限,在被她里邊的媚肉這麼一嘬,肉棒不自主的跳動了兩下,一絲液體立刻噴了出來,「啊!寶寶……啊……我要……要射了啊!嗯……」我急促的給了她一個信號,然後吻住她的嘴唇,身體向前一傾,把她壓在身下,雙手伸下去,從後邊握住了她兩半軟軟的屁股蛋,狂猛的挺了幾下,「哦嗯……喝呃……哦……」爆發瞬間的酥麻感,讓我忍不住的低吼了出來。


    相关资讯

    ...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8@gmail.com   icp123

    © 2020 animalfun.net Theme by 久久热——av天堂_亚洲成人网_大香蕉在线无码天堂网_色情av青青草在线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