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频道
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兩個女人的談判和一夜沈淪

    2020-03-25 22:04:39 677阅读



    寒假過沒幾天,Julia接到了一通電話、對方要約人家見面和談個事情-打電話的人是小戴老師,她是我家達爸的班級導師,而她和我家達爸之間的”孽緣”、這裡就不多說了;只是,Julia並不意外她會打這通電話給我,但Julia意外的、則是小戴老師打電話過來的時間,比我預期的還要晚上了好幾天。


    但這樣的預期落差、卻無妨於我們很快的就約好了見面的事情-1/31這天,剛好是(電影)”馴龍高手3″上映的日子,我家達爸說距離他們幾個小男生死黨、約好一起去看電影的時間剛好有空檔,所以就約在這天、乾脆一次把這件事情一起做解決吧!


    這天早上,Julia藉口要採買一些年貨、就開車帶著我家達爸一起出門了!尤其是平常日中午前的十一點多空檔,鎮上的這家牛排館客人不算多,我們和小戴老師三個人、就在二樓找了個靠窗窗邊的小圓桌位置圍著吃飯和順便談事情,周圍只有一兩桌客人、人在遠遠的位置和我們相安無事。


    我家達爸點了嫩煎菲力和嫩煎沙朗的兩客牛排,畢竟是正值發育期的好動小男生啊!大口吃肉的樂趣,多少也是出自於天性對於營養的滿足!而相較之下,Julia和小戴老師就屬於”小鳥胃”-我點了一客雞豬雙拼,海鮮綜合排則是小戴老師點的,三份餐點,也看得出我們三個人的心思各異。


    我家達爸今天也沒把大腦帶出來的樣子,一派天真爛漫的他,無視於我和小戴老師之間的無話可說,也沒打算介入其中、繼續在自顧自的滑著手機。


    而Julia也不知道、如何打破這個兩個女人之間沈默以對的僵局-雖然我家達爸、事前有把小戴老師跟他說過的事情講過了八九分,但這時候,Julia故作鎮定的”老神在在”中,其實更期望的、是這次談判該由小戴老師先起頭的。


    「先出聲的人輸一半!」,這次談判的開頭,也是一場兩個女人之間的心理戰,彼此明白對方心裡所需要的事物來當作籌碼情形之下,先開口說話的人,彷彿就是先認定自己想被滿足的需要、事實上是多過於對方的一種示弱,也意味著對方手上的籌碼略勝一籌。


    「蘇女士,我…」,終於,Julia等到了小戴老師的沈不住氣給開口了,臉色不太好的她、是略帶暗沈膚色的素顏妝容,眼神裡的閃爍不安,Julia也是一目瞭然。


    「叫我小麗姐就好,女人叫老了…就不值錢了,對嗎?」、「是…那麼,小麗姐,小達…我是說妳兒子.林同學和我的事情…妳知道多少?」、「我知道的夠多了,也多到知道妳為什麼會約我出來見面;說吧!妳想要什麼?」,等服務生送完三個人的餐點之後,小戴老師開口打破了沈默、也才總算開始了這次約好在牛排館的談判。


    「我想要孩子,還有一個…孩子的爸…」,直接了當的回應Julia的問題,小戴老師說話的語音有點顫抖,一邊的眼神轉向了我家達爸、似乎期待著他這位小少爺會有什麼樣給她的奧援。


    但她應該失望了,因為她只看見了我家達爸、開始大口吃著切開的牛排肉塊,然後,一副狼吞虎嚥起來的大快朵頤模樣,眼神和注意力,一點都沒有分神到我們兩個女人身上過來的樣子。


    「那妳確定…孩子是我家達爸…嗯,我家兒子的種?」


    「我確定,這不是可以隨便說的事;小麗姐,妳也明白…如果是他的孩子,這也會是我和未成年小男生發生過關係的活生生證據,妳應該知道…這對我…會是什麼樣的大麻煩吧…」


    「既然是大麻煩,小戴老師…妳為什麼就沒想到要拿掉孩子?」


    「嗯,有點難為情…我有為現在的男朋友、拿過了兩次孩子,也因為這樣…我已經有子宮內膜沾黏的問題了;雖然有動過手術處理…但醫生也說、這次要是再動手術拿掉孩子…我後面這一輩子,也大概不用再考慮懷孕和生孩子了…」


    「那妳男朋友那邊…怎麼辦?」


    「能怎麼辦?他也不是笨蛋,等我說完來龍去脈,我們也就大吵一架,然後,我們分手了,只是…」


    「只是?只是什麼?」


    我們兩個女人之間的對話、一來一往的接續很快;而小戴老師她把斷句落在這裡的遲疑之間,也多少讓Julia感到好奇,還有…聽出了話裡、事有蹊蹺的弦外之音。


    「只是…他說…」、「他說什麼?說吧!是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果不其然,小戴老師把話鋒一轉的同時,眼神又不自主的看向了我家達爸、一副需要我家達爸給她更多說下去的勇氣的軟弱模樣。


    「是的,小達也是這樣覺得…他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幫得上我!」


    「是啊!他只負責生,他不負責教和養,標準一隻只負責提供精子的”小種馬”啊!但…妳既然知道這樣子的他,妳還敢找他當你孩子的爸嗎?」


    「他是孩子的親生爸爸,孩子生了當孩子的爸,有什麼…不對嗎?再說,妳不是也幫他生了孩子?這問題…妳自己就有更好的答案嗎?」


    「妳、妳…怎麼知道?我跟他…」


    「手機,小達讓我看了他的手機,我才相信了他說的話-除了妳之外,我還知道kelly、陳老師、一個叫lonely的老女人,還有…」


    「好、好,別再說下去了!現在,我們回到重點吧!」


    Julia的頭又開始痛了起來,誰能給我一顆普拿疼啊?我家達爸,他這臭小子啊…一句話裡的豬羊變色,也讓談判裡的雙方立場有了根本上的變化-我和小戴老師,又回到了平等對立的天秤兩端上。


    而我家達爸,則是繼續他那副事不關心的吃貨模樣;就在幾句話的時間裡,其中一塊牛排、已經快被他動刀舞叉的給吃得一乾二淨…


    「重點…重點是我男朋友…應該說是前男友吧?他說他可以等我生完孩子、再和我結婚;並且之後也會同意和我離婚,他不介意當這個孩子的現成爸爸,到時候…監護權也會全都讓給我…」


    「這種…往事完全不放在心上的豪爽大度…一定有鬼吧?」



    「嗯,他說他早知道我變心的事,所以…他在台北、也毫不客氣的劈腿在後了;只是,不結婚對我們兩邊都麻煩,比如家人的問東問西…所以,婚照結,少去彼此的麻煩和各取所需,一口價,他要我給他五十萬…」


    「五十萬,為什麼是這個數字?」


    「他和新女友想買一輛新車,五十萬…差不多是他們預定好的頭期款的樣子…」


    「說來說去…就是為了一輛車啊!好廉價的一個未婚夫臨演和一段空殼婚姻啊!」


    「別看笑話了,小麗姐…這是現在最好的解決辦法,不是嗎?」


    「那之後呢?結婚花的錢,妳們還要再找我拿一筆嗎?」


    「我男友…前男友也擔心怕我這樣覺得,所以…約好了,我們只辦結婚登記,其他的婚紗照、渡蜜月、請客擺酒席…我們都說好不會辦了…妳不用擔心…」


    「那他…萬一反悔不認帳怎麼辦?」


    「我們…有說好,這筆錢會先當作借貸關係,我們會…」


    「夠了!stop!等一下、士賢他們還在等我過去會合好嗎?妳們這樣說個沒完下去…下午一點,我來得及到車站找他們嗎?蘇○麗,妳覺得呢?我的小戴老師…妳覺得呢?」


    「我…我知道了…小戴老師…那…」


    「嗯,我這邊…自然是沒有問題…麻煩妳了…」


    “一槌定音”是個成語,但落實在生活現實中,就是需要我家達爸這樣的衝動和魄力;我想,如果沒有我家達爸那時候一言打斷後的”直搗黃龍”…我相信…這次談判的結果,還是會多少有些懸念吧?


    「喏,五十萬,錢在這裡…」


    「謝謝妳,小麗姐…」


    「先別說謝,讓我們把話講在前頭…這些錢給了妳之後,妳又該做些什麼作為回報?」


    「只要能把孩子順利生下來…小達想要我做什麼…都行,這個答案,妳還滿意嗎?小麗…姐、姐…」


    「嗯…那我…就相信妳一次…」


    中午十二點前,這次的談判也算告一段落-錢,我給了小戴老師,小戴老師的臉上、也終於看見了有些笑容的一絲活人生氣。


    從vous媽媽包裡找了找,一疊一百張的千元大鈔用紙條一捆,整整五疊的五百張,也就是五十萬的新台幣錢磚往桌上一放,我們挨著邊坐的這張小圓桌、還跟著給動盪了一下。


    Julia不是壞人,早在我家達爸前一天說完、今天見面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後,早就私下連忙籌了有八十萬塊錢做準備;畢竟事情能有一個圓滿解決,對我,對我家達爸,對小戴老師,都是一個三方能夠皆大歡喜的好結局…所以,有什麼錢是捨不得花的呢?


    而收下錢,小戴老師隨即打了手機給某人;才幾秒鐘過後,Julia就看見她掛掉手機,帶著有點意外的神情、看往了窗外對面的麥當勞一樓;只見麥當勞一樓店裡的一眾客人中,其中一對看似情侶關係的年輕男女、也跟著是對她看了過來和揮手致意。


    那就是小戴老師的前男友+未婚夫?以及她的新女友…是嗎?現在的年輕人勤於換掉身邊伴侶的效率,還真是不輸給換掉過季衣服的飛快速度啊!


    「我去結帳,這頓飯,我請!」,終於,一直忙著切肉和吃肉、忙著低頭裝忙和悶不吭聲的我家達爸,可也是說了一句人話!但他拿著帳單一走,跟著是留下了小戴老師和Julia、以及兩個女人四眼相望之間的冷若冰霜…


    「說真的,妳為什麼想留下我家達爸的這個孩子?他現在不在,妳可以說實話!」


    「說實話嗎?那我也問妳…妳又為什麼…要留下林永杰這個孩子呢?小麗姐姐,妳的實話又會是什麼?」


    說真的,我不討厭小戴老師、這樣直來直往的一言中的之間,反映出很真的一個人的個性,放在現在的世界中、也已經不多見了;但Julia也同時覺得這種人很麻煩,永遠不懂得什麼叫做”客氣委婉”和”察言觀色”的做人禮數。


    只是,或許她也喚醒了、Julia體內也存在過的做人很真的那一面吧!畢竟,我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我們倆都喜歡上、也願意為這同一個年輕小男生來生兒育女的決心和勇氣。


    所以,這一頓飯的時間,前面談判的時間、過得很漫長;後面交朋友的時間、卻感覺過得很快。


    因此,就在我家達爸結帳之中、他花掉快半小時的時間裡,他帶回了三杯手搖杯飲料;我,則新交了一個可以交心的姊妹淘;小戴老師,她也多了一個可以說上心裡話的好姐姐。


    只是,這一切都看在我家達爸的眼裡,也計算在他的心裡-”女人的事,就由女人來解決”的大方向下,他選擇了待在一旁、做個事不關己的傻蛋一個,必要的時候再出個聲…一切順風順水的話,小戴老師的事,不但可以順利解決,就連Julia呢…也許還能再多交一個叫小戴老師的新朋友。


    看著我家達爸一臉賊笑的帶回飲料的人小鬼大,剛好回想起之前和他的這段對話的Julia,卻是從內心感受到一股不寒而慄的冷意-這臭小子,不只是人小鬼大,更該說是有著大人也不見得會有的城府深沈和心機用盡。


    才12歲啊!你這臭小子、裝幼齒的司馬懿啊?在演”軍師聯盟”嗎?幹嘛把自己活得這麼累呢?


    「還有十幾分鐘,小老公…我們該去車站囉!那小戴老師…晚上…記得約好見面的事…」,但Julia沒戳破我家達爸、在這件事情上的那一層窗戶紙;有些時候,把真相看得太透徹,人生沒有美感,也會沒有任何快樂可言。


    畢竟,我和小戴老師所身處的”另一個世界”,快樂,是我們選擇留下來的最大原因吧?


    ******


    那天晚上,Julia要想再出家門一趟和過夜,作為一個有老公在家的人妻、有稚齡孩子要照顧的人母,自然也是經歷一番安排和搬上推演過的合理理由了,但在這裡,Julia就不多說這些瑣事了。


    晚上八點多,Julia一個人先到了約定好見面的這間※※影城。


    由於鎮上的電影院又倒閉了,所以,我家達爸他們這次是到離鎮上三四十分鐘開車車程、坐公車至少一個小時起跳的○○市看電影,也就是Julia那時候、一個人等著小戴老師赴約見面的※※影城。


    ※※影城位在從大馬路轉進來的小街道裡,我家達爸他們坐公車下車的地方,就在從小街道出去到大馬路交會點附近的一處公車站牌。


    而這棟影城大樓,一二樓是連鎖藥妝百貨賣場的寶○;※※影城的各影廳,則分佈在三五六樓;再上去的七樓、有餐廳和某連鎖電動遊樂場之外,最上層的八九樓,則是一家叫”○愛都市商旅”的廉價旅館。


    至於…這少掉的四樓,這棟影城大樓對於”四”的諧音避諱,倒是很老實的蕭規曹隨。


    但這棟影城大樓可惜是少了地下停車場,不過,他們地下樓層倒是有小型美食街和麵包店-Julia和小戴老師後來約好見面和吃飯的地方,就在電扶梯下樓後的旁邊、美食街裡的一家小火鍋店。


    只是,Julia也沒一個人等太久-同樣把車子停在影城大樓旁邊的地上私有停車場後,一臉風塵僕僕的疲倦、頭髮還翹了起來幾根的小戴老師,卻是嘴角微揚的溢著笑意、開心的從外頭走進了影城大樓的一樓大廳。


    「怎樣?妳和妳的前男友、未婚夫,事情談得如何?」


    「沒問題,沒問題就是好消息,對吧?妳看,小麗姐姐…」


    「這是…五十萬的借據和本票,他親自簽名、蓋章的嗎?」


    「嗯,這一點,他倒是沒有東拖西拖的拖泥帶水,可見他有多缺這筆錢…」


    「是嗎?那接下來…就是該談談其他的事情囉!」


    「比如說?」


    「比如說產檢的事、要不要找坐月子中心的事,妳以為啊!要當一個媽媽這麼容易啊?」


    「說的也是,不過…人家肚子餓了吔!小麗姐姐,妳就別再嘮叨了,走!先吃飯去啦!」


    「呵,那…好吧!下面剛好有吃飯的地方,一起去吃吧!」


    對一個女人來說,結交到一個新姊妹淘的喜悅,絕對不輸給買到一雙合腳的新高跟鞋,或是比美收到一件人家送的合身名牌衣服一樣;這時候,如果還有好吃可口的一頓飯幫忙助興,兩個剛結交的姊妹淘,也會馬上熟稔到如同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


    因此,Julia得感謝那天點的韓國泡菜豆腐鍋、南洋咖哩海鮮鍋,正好恰如其分的挑起了我們之間的話題;一頓飯快一個小時吃下來,Julia和小戴老師、已經是可以手牽著手去上廁所的好閨蜜。


    而愉快的一個小時過去之後,飽餐一頓的Julia和小戴老師,也回到了影城大樓的一樓大廳做等待-九點二十幾分,這部從七點二十分開始的”馴龍高手3″,也該是電影院準備散場放人的時候。


    我們等的人是我家達爸,誰叫他是這篇故事裡、唯一負責賣肉的男主角…嗯,不是,該說是…哎呀!反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Julia這裡就不明說了啦!


    只是,等到九點三十幾分,Julia和小戴老師、卻沒等到我家達爸的姍姍來遲,反而是見到了不想見到的士賢、書宏和凱齊他們這三個小屁孩渣渣,一副流裡流氣的小流氓痞樣走了過來。


    同時有好幾部電影結束放映,一下子、原本空蕩蕩的一樓影城大廳,這時候,又是一陣的人聲鼎沸。


    「唉呦!這不是我們班上的班級寵物一號和二號嗎?妳們…在等我們的達哥出來啊?」,看見我們倆避之唯恐不及的表情,仍然選擇大步向我們邁步而來的人、則是他們三人之中帶頭的士賢。


    「在外面…麻煩嘴巴放乾淨一點好嗎?○士賢,你是沒看到影城大廳這裡…現在都是人啊?」,對於士賢有意或無意的大聲嚷嚷,Julia馬上是沒好氣的出聲斥責了他。


    「小麗姐姐…說的對,我說…○士賢,如果你想找死的話,等開學後…回到學校…老師是不介意教教你、在外面的話…一定要學會尊重長輩的說話禮貌啊…」,跟著Julia的出聲斥責之後,瞇起眼睛和笑著說話的小戴老師,則多少讓我看到了、屬於一個國中老師該有的威嚴和恐嚇話術。


    而看見我們兩個女人的齊聲發難,士賢總算明白自己身份、可不是我家達爸,”拿著雞毛當令箭”的這句成語、也不適合用在他身上後,才多少有所收斂的停下嘻皮笑臉,改而換上了一臉的正經八百,再把兩個小塑膠袋子、分別交給了我們兩個女人手裡,裡頭似乎也裝著衣服之類的東西。


    「好啦!知道了!在外面有人的時候,我們還是要叫妳們蘇阿姨好…還有小戴老師好…好了…東西交給妳們了…接下來…就是我們偉大的達哥…他和妳們的事了…」,但一改剛剛的嘻皮笑臉才沒幾秒鐘,下一句話裡的士賢小朋友,馬上又是一臉欠揍的表情和討人厭的說話腔調。


    「真好啊!等一下…我們的達哥又有3p可以玩一整晚了吔!真爽!就不知道老師和她媽一起玩的話,哪一個…玩起來會比較爽?」


    「小聲點啦!小心…她們兩個聽到又要翻臉了!她們除了人搞悶騷、床上淫蕩…脾氣也火爆!」


    「你又知道了?不過…我比較想知道…達哥他是吃什麼做保養的?他真的是和我們同班的國中生嗎?一個人要應付這兩隻母狗一整晚…他這麼”能幹”…會不會是遺傳他爸爸的啊?哈哈…」


    雖然感覺到他們已經刻意的壓低聲量,但”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起我們和我家達爸之間、一字字在性愛上的鹹濕八卦時,Julia和小戴老師、還是有點難為情的給聽得面紅耳赤和呆若木雞。


    「真是很欠教訓的一群小屁孩渣渣呢!唉…現在的小男生啊!一點兒都不知道禮貌和羞恥心呢!」


    「很抱歉,就算在學校,這些東西…我們老師還是真的很難教!尤其…我們兩個在他們面前…現在又是這種身份…唉…」


    看見他們終於遠去的離開影城大廳、趕著一起去坐上末班車公車回家的身影,Julia和小戴老師、同時異口同聲的長長嘆了一口氣的時機點,也讓我們彼此面面相覷的苦笑了起來。


    還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苦中作樂的齊聲苦笑過後,我們也一齊找到了能坐的椅子坐下,再把士賢給的小塑膠袋子打開之後,裡頭放的兩份東西是大同小異…


    一件RABURABU的瑪麗蓮夢露深V綁帶蕾絲成套睡衣,還附了一件搭配成套的小丁丁;稍稍有所不同的差別、只是在於Julia的衣服是雪白色的,小戴老師拿到的、則是一件深黑色的,但同樣都是550元一件的同品牌性感睡衣。


    Julia為什麼會知道?因為後來我有問我家達爸、這兩件衣服是怎麼來的?而一如預料的,小孩子只要能上網,網路世界果然也是他們、一個有無限可能的藏寶地啊…


    至於…袋子裡還有的小東西,我們拿到的就差不多了-一副沒有鑰匙和帶了絨毛護套的鋁合金情趣手銬,還有一條…目測有120cm長的赭金色金屬細鍊子,鍊子的兩端,則是各自連著一個龍蝦扣。


    “這是要我們穿上去的意思嗎?然後呢?又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倆打開了袋子一看,裡頭的東西、卻讓我們當下是一頭霧水的若有所思。


    看不見的敵人…嗯,主人?嗯,還是該說是…色色的小男生…總是最恐怖的,尤其是沒看到的色色小男生…名字還是叫”林○達”的話…


    相关资讯

    ...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8@gmail.com   icp123

    © 2020 animalfun.net Theme by 久久热——av天堂_亚洲成人网_大香蕉在线无码天堂网_色情av青青草在线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