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频道
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小雨的性爱故事

    2020-03-25 22:04:29 109阅读



    大家好,我是个平凡的人,平凡的男人,不过在与女人却有不平凡的际遇,这都是不可告人的秘密,无法和朋友分享,所以,我上网写日记,写出我的真实经验,这些经验真实,所以不会像色情小说那样描写的那样令人血脉喷张,但却更加真实而又生动。


    注一:为保护当事人,名字、职业均做修饰过。注二:此是真实的故事,已征得板主小环的同意在此分享我过去的事。


    我不相信天命,但现在我渐渐开始相信了。我叫小雨,三十岁,虽然交过三个女友,但没有一个超过半年,然而,跟我发生性关系的女人,却有数十个之多!我一直渴望遇到真爱,与一个女人交往并结婚,一起到老,但命中偏偏与爱情、婚姻无缘,却常有亲密肉体接触的桃花缘。


    跟我发生性关系的女人,有三个是我的女朋友,有一个是没有血缘的表姊,其他则是长期固定性伴侣、一夜情、援交妹、柜姐等……绝大多数是台湾,但也有大陆、越南、菲律宾等外国人。


    我长相平凡,身材普通,也没事业成就,经济也不富裕,没外在也没内涵,像我这样的男人,对女人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因此我也经常为交不到女朋友而苦恼。


    不过我却拥有绝大多数男人所没有的优点--温柔且细心。因此在性爱方面,我有女人所难以抗拒的魅力,能让女人如同对美食上瘾般,一而再,再而三的寻求我的抚慰。【第二篇日记】小雨的性爱日记:浴室中的窥视


     


    每个男人都曾有偷窥与性幻想的经验,我也不例外。大多男人的偷窥对象是妈妈或姊姊妹妹,但我是单亲家庭,跟爸爸住,因此,我的第一个偷窥对象是我跟我没血缘关系的表姊。


    我的阿姨与姨丈一直生不出小孩,因此他们认养了一个女儿与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姊与表弟。那时我十二岁,小学六年级,我表姊大我一岁,表弟则小我两岁,她们在春节时到我们家住一星期,我和表弟就享受了一星期的眼福。


    我们家是老旧的公寓,浴室的门下方通风口是老式设计,可以从叶片的缝隙中窥视里面,但叶片是由上往下斜,因此看不到什么,有一天,我灵机一动,将通风口拆下来反过来装,我只要躺在地上就能从下方窥视到浴室上方,浴室里的春光一览无遗。


    表姊第一天在我们家洗澡时,我感到非常紧张,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做违法的事,也是生平第一次偷窥,心跳快的几乎要从我口中跳出来,全身紧张的发抖,手脚感到一阵阵的酸软无力,我先是仰躺在地上,冰冷的磁砖让我的身体抖的更厉害,我的牙齿碰撞打颤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


    当我躺下去时,我从通风口的叶片之中窥视到表姊正在脱衣服,表姊虽然才国一,但发育却比我好很多,个子高我十几公分,胸部也非常大,但当时我仍不懂得分辨罩杯大小,只知道表姊弯腰脱内裤时,那往下方垂吊的美丽大奶让我血脉喷张,下体涨的难受。


    那时候我还小,对“性”懵懵懂懂,也不懂得欣赏女人各个部位的肉体之美,只是一心想偷视乳房,那时候只觉得女人就只有胸部好看,其他诸如臀部、大腿、阴道等部位全都没什么好欣赏的,我甚至傻傻的以为女人下体是平坦的一片,不知道女人是有“阴道”与“子宫”的存在。在近二十年前的国小、国中性教育课程尚不成熟,女老师也会因为害羞而跳过这一章节,根本不会详细去解说男生与女生的性器官,而且那时电脑与网络还没普遍,偷看A片的唯一管道只有电视的彩虹频道,播放的A片也都是有打上码赛克的,虽然看到男优变换各种姿势猛力的干女优下体,但根本看不出来女人的下体有没有洞,所以我傻傻的以为男人只是用阴茎去摩擦女人的平坦下体,并不知道女人下体是有洞可插入的。


    表姊的身材丰满,颇有肉感,但却又不是肥胖的那型,我一直觉得她胸部很大,但没想到全裸的她臀部也特别翘,我将视线放在她的胸部,但她始终背对着浴室门口,我看到她的奶头的机会很少,不过这也使我的紧张感下降一点,不用担心她会发现我在偷窥。


    表姊丰满的裸体令我阳具涨的难受,小学六年级的我还挺纯情,没有射精的经验,更不知道该怎么样打手枪,只是凭著本能反应,用手隔着裤子来回摩擦阳具。


    我连续偷窥表姊洗澡三、四天,后来我们三姊弟在玩游戏时吵架,我偷偷将弟弟拉到一旁跟跟他说晚上我们趁姊姊洗澡时偷窥来报复她,于是多了一位陪我躺着窥视的战友,而且还是年仅十一岁的小战友,不过也因为他年纪太小,控制不住紧张感,他在跟我讨论姊姊的身材时不小心放大音量,洗澡中的表姊回头一看,发现我们两个小鬼正在偷看她洗澡,她气的往我们这波水,我和表弟在惊叫声中逃跑了。


    那时我们三人都对“性”与“隐私权”懵懵懂懂,表姊虽然生气,但也是玩游戏时小孩子吵吵架、发发脾气那种,而不是被侵犯而生气,我和表弟也因为被发现的关系,索性就“正大光明”的窥视起来,我们仍旧躺在地上偷窥,但也一边大声讨论表姊的身材,表姊则是又好气又好笑,拿着洗衣板、水桶等东西试图盖住通风口,阻止我们窥视,我们三姊弟就这样展开了剩余年假的浴室偷窥攻防战。


    到最后一天下午时,表弟在客厅打电动,我则在房间睡午觉,突然间我觉得有人在碰我的身体,我只觉得很困,也不想理他,但那人一直摸我的腿,让我觉得很痒,我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只看到表姊满脸通红的坐在床边。


    我说:“我想睡觉,不要吵我啦……”


    表姊支支吾吾的说:“那、那你睡啊!”


    我闭上眼想接着睡,但隔没多久又觉得表姊在碰我的腰,我张开眼瞪着她:“妳别一直碰我,很烦呐!”


    表姊停了好一会不说话,突然说:“我要跟你爸爸说你偷看我洗澡!”


    这一吓,把我的睡意全吓醒了,我原以为这只是我们小孩子打打闹闹的游戏,我只隐隐约约觉得偷窥是不好的事,但到底哪里不好,我也说不上来,只知道被老爸知道,我肯定会被打死的!


    我紧张的快哭出来了:“妳不要说好不好,爸爸会打我的!”


    表姊竟然开心的微笑,说:“那你要听我的话,我就不会说了。”


    我满口子的答应,发誓不管什么事都会听她的。表姊脸涨的更红了,支支吾吾的说:“那……那……你可不可以让我看你的小鸡鸡?”


    我吓一大跳,连忙说不可以,但表姊突然大著胆子说:“你都偷看我的身体那么多天,我才看一次你都不要,那我要跟你爸爸说!”


    我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把心一横,站在床上,把裤子连同内裤一脱,露出我的小鸡鸡。那时候我才小学六年级,还没发育成熟,毛连半根也没张,光秀秃秃的一片。


    我的身高比表姊矮很多,但我站在床上的关系,我的小鸡鸡正对着表姊的眼睛,表姊则瞪大眼的看着我的小鸡鸡,惊讶的合不拢嘴,我猜表姊也是第一次看到男生的性器官吧。


    表姊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可以……摸摸看吗?”



    我天真的说:“不能太用力哦!”


    表姊用一根食指轻轻的点一下、碰一下的,我的小鸡鸡受到刺激,渐渐涨大起来,她看到我脖起,不但不害怕,反而笑着说:“好可爱哦!”


    我不服气,我回嘴:“不公平,我都只有看到你的身体,妳却可以摸我的小鸡鸡!我也要摸妳的!”我眼睛瞪着表姊的胸部,我想摸她的乳房很久了,但一直没胆子摸,如今终于有机会实现了。


    表姊犹豫了一下,突然站起来,把裤子跟内裤脱下来。我本来想说“我想摸的是妳的胸部,妳脱裤子干什么?”但我看着她的下体那撮发育中的阴毛,我张大著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我从来不知道女生的下体会长毛的!(A片那该死的马赛克,误导了纯真少年的我)


    我偷窥时只盯着乳房看,从来没看表姊的下体,以致于看她洗澡那么多天,还没发现她的下面是长什么模样我也不知道。


    表姊红著脸躺在床上,张开双腿,说:“你不是要摸摸看吗?”


    我吞了一口口水,将脸靠近表姊的下体,这才发现她的下面除了长毛以外,还有着很奇怪的小细缝,而且一直流着体液出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女生的性器官,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心里只觉得女生的那里好丑,以前看A片时我以为女生的下体是平的,现在才知道是有阴户的。


    我伸出手摸她的阴唇,只觉得那体液湿湿黏黏的,说不出来的恶心,拿到鼻子一闻,闻到一股诡异而又浓厚的腥骚味,恶心的让我快吐出来,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身体全身发烫,心跳要从我嘴里蹦出来似的,我觉得极为兴奋,又用手来回抚摸表姊的阴唇。


    那时候我还只有小学六年级,不知道,女人的阴道是可以插进去的,只看到表姊的阴唇紧密,几乎查觉不出来是有“洞”可以让手指伸进去的,所以我摸来摸去,始终是没有想到可以把手指插进里面。


    不过表姊显然比我还兴奋,表姊满脸涨红、喘气连连,连她的身体都不断微微发抖著,表姊看着我涨大的小鸡鸡仍旧不停的在跳动,似是要努力涨大,但涨大的尺吋有限,表姊突然说:“我也想要摸你的!”


    我那时已经无法思考了,只知道听表姊的话,将身体靠近表姊,让她摸着我的小鸡鸡,突然间,她套弄起我的小鸡鸡,我只感到又是疼痛,却又极度的舒服,妙不可言喻!我低头一看,我的包皮被她稍微往后退去,露出一小块的龟头,但只有一丁点而已,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我自己的龟头,我大为好奇,表姊跟我一样好奇,用手轻轻摸了一下我的龟头,我“啊!”的一声叫出来。


    表姊紧张的问:“会痛吗?”


    我回答:“有一点,可是又好舒服……哎唷!妳的手不要停啦!”这奇妙的感觉让我无法自拔,我的身体不停前后摇摆着,渴望着她继续套弄我的小鸡鸡。


    表姊一手帮我套弄小鸡鸡,一摸摸她自己的阴核。那时候我还分不出来“阴核”那颗小肉球跟“阴唇”那两片薄肉有什么差别,只知道她一边只慰,一边帮我打手枪。


    我们俩依偎在一起喘气,越喘越大声,我也感到快感在体内不停冲撞,突然之间,我大喊:“我想尿尿!”表姊听到我说我想尿尿,她吓了一跳,她怕我尿在她身上,手紧紧掐住我的小鸡鸡,命令著:“不可以尿出来,到厕所再尿!”


    我拼命著夹紧小鸡鸡,死命的抵住尿意,但那股尿意却是怎么也挡不住,不停地刺鸡我的小鸡鸡,我闭上眼说:“不行了,我快尿出来了!”


    表姊很害怕,说:“不许尿、不许尿!”她也停止自慰,用两只手紧紧掐住我的小鸡鸡,掐着我的感到疼痛了,但仍止不住我的尿意,突然间,我喷射出白色的“尿”出来,射在她的手与衣服上,表姊尖叫着,我也尖叫着,我全身颤抖,脑中一片空白,如堕入天堂之中,我的小鸡鸡一阵又一阵的抽蓄,不停的跳动着!


    表姊毕竟是国中生,对性知识比我更暸解,她知道这是“射精”而不是“尿尿”,她松了一口气,说:“你还骗我是尿尿哩!”我大口喘气,无力回答。


    后来表姊告诉我,这是射精,而不是尿尿。我那时候虽然常常偷看第四台的A片,也隔着裤子爱抚自己的小鸡鸡,但我却是生平第一次射精,只觉得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我也就再也离不开“性”这个字了,一直到十几年后的现在,仍是经常与女人发生关系。


    后来,表姊表弟住我们家时,我经常跟表姊相搂而睡,在大人眼中我们是感情好,大人们都以为表姊比较疼我,而不疼她的弟弟。他们哪里想的到,我们半夜相搂而眠,其实是在互相爱抚,而不是在睡觉。


    我们的爱抚行为,持续了许多年,直到她上高中交男朋友后,她仍是常常偷跑来跟我一起爱抚与洗澡。不过,我们始终没有做爱,虽然表姊是被姨丈认养的,我们实际上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们内心深处仍隐隐觉得这是件不好的行为,所以我们一直不敢冲破最后的底限。


    在那几年之中,途中有几次爱抚与洗澡时,我央求过表姊让我插进去,也有过几次表姊太过兴奋而失去理智,央求我插入她的体内,不过最终我们俩在最后关头,仍是守住最后的底限,没真的插进去,最多只是用阴茎摩擦她的阴蒂而已。


    我们一起洗澡与爱抚好几年,她仍是一直能够保持着处女之身,我也一直保持着处男之身。我们俩的爱抚行为,一直到她搬到远地读大学后,才渐渐少,最终而互相不再提起这件事,当成我们俩最珍贵的秘密。事隔多年,我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佩服我们俩的意志力,竟然能忍这么多年不发生性关系!


    不过我帮她爱抚那么多次,她早就没有处女膜了。不过也幸好我们始终忍住,没真的做爱,只是单纯在享爱肉体的爱抚而已,不然我还真是愧对表姊现在的丈夫呢!现在我和表姊毫无越矩的行为,两人相敬相爱,但绝不越矩。表姊在结婚后,有次聊天时告诉我,她先生没让她满足,但我们也只是纯聊聊天,她并不是暗示我要重新发生关系。


    多年来,她再也没提过要和我爱抚,我也是再也没提过,虽然偶尔午夜梦回之时,我会想起与她共渡的那些美妙的日子,我猜她也曾回忆过我帮她爱抚的日子,但我们现在都已是成年人,不再是年少轻狂的青少年,我们越矩的行为永远不会再发生。那段年轻时的美丽回忆,我只能在网络上向不认识的陌生人叙说了。


     


    【第三篇日记】小雨的性爱日记:公共场合的性爱


     


     


    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接触网络游戏,认识了几个女网友,那时成功约出来三个女网友,后来其中一个成为我的第二任女朋友,而一个成为我的第一任性伴侣。


    想要在网络上认识新女生其实很简单,比现实生活中想要认识新的女性更加简单,但是,想要约出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了。女生对陌生男人防备很强,虽然会因为没见过面而对你更加容易说出心里话,再怎么私密的事她们也敢告诉你,可一但你想约他们出来,那就是千难万难。


    如果想要约女网友出来,那么你就要有充分的吸引力--即使是网络上虚拟的吸引力。


    我那时是某线上游戏的公会会长,也是一个台币战士,每天都消费台币买虚拟宝物,并且也会花钱买一些虚宝送给我公会的玩家们,在公会的同伴们眼中,我是一个富有且很会照顾朋友的顶尖玩家。


    (那时有做一些装备买卖,所以实际上我没花多少钱在游戏上,反倒还赚了一小笔台币)


    这种吸引力,先后让我交到了第二任女友,以及第一任的性伴侣。今天的性爱日记要讲的是我与性伴侣“喵喵”之间的性爱故事。


    我的性伴侣有个可爱的名字,她叫“喵喵”,听起来可爱,但实际上她已经是三十六的熟女了,足足比二十五岁的我大了十一岁!


    她身材很好,而且也是名女医师,经济能力比刚出社会的我好得多,但美中不足的是,她长的不是很好看,算是中下型。不过我并不在意她的长相,性伴侣嘛,关上灯都是一样的,她的身材远比她的脸蛋来得重要的多,哈哈!


    喵喵以前的男友是已婚人士,她当了五年的第三者,但最后那男人还是选择家庭而放弃她,后来她沈迷在网络游戏,也就认识了公会会长的我。她虽然长的不美,也是位熟女,但也拜岁月所赐,她有着极为高超的性爱技巧,第一天和她做爱时,她对我施展的前戏让我非常如堕入九霄云天之中,如梦如醉,我跟她做爱后,才知道什么叫做“高潮”,我这才知道,男人的“射精”并不等同于“高潮”,“高潮”的感觉远比“只是射精而已”还来得舒服百倍!


    她不止是做爱技巧高超,而且她身体非常、非常的敏感!


    每当她高潮之时,她的阴道会迅速紧缩,十分用力的夹住我的阳具,宛如处女般紧密连绵。她第一次高潮时,我还以为她是假装的,有些女人会为了满足男人的虚荣心而假装高潮,或是想提早结束,而且她的阴道实在是夹的太紧,让往内猛干的我完全动不了,我的阳具无法再往阴道里插进去,也拔不出来,完全无法动弹,这种高潮实在太夸张,我怀疑她是刻意训练过她的阴道夹东西的力道,这种高潮根本是在演戏嘛!


    但连续几天跟她做爱过十几次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她那不是演戏,而是真的高潮!因为她在高潮时,颈部到胸前的地方会整片红起来,看起来就像喝醉酒起酒疹一样,隔三、四分钟才会渐渐消掉。女人的表情可以演戏,女人的阴道出力的力量可以训练,但皮肤会不会发红,这可不是意识能控制的!


    她的性爱技巧超强,可说是我的前戏功夫的启蒙老师,教会我如何对女人温柔、女人的真正的性感带、如何带给女人快感,跟她当了半年性伴侣后,我渐渐青出于蓝,比她这个老师更加懂得女人的生体敏感部位,也开始厌倦与她做爱了。


    有一天,我提议在户外做爱,喵喵一直不甘心我的技巧渐渐比她强,身为女强人的她想重新驾御做爱的主动权,也就欣然答应我了。


    我那时在外租套房工作,我们第一次的户外性爱,挑选在后阳台,后阳台没有遮掩物,只有铁栏杆、洗衣机及干衣机,对面的邻居只要走到窗外一看,就能发现我们半裸著在做爱,而且其他套房的邻居也随时有可能开门走出来,这种紧张感让我们两个身体微微发抖,为了穿衣方便,她穿着牛仔短裙,里面没穿内裤,我们在做前戏时,她的爱液延着她的大腿直流,甚至有几滴滴到地上。


    喵喵很怕有邻居恰好出门,但又为了争强好胜,不断的想采主动攻势跟我舌吻,一手抚摸我的背,一手伸进我的裤子里套弄我的阳具,但我和她是相搂在一起,所以我发现她其实不像外表那样自然,其实她骨子里非常害怕,因为她的身体不停剧烈颤抖著!


    我虽然也紧张,但我的情况比她好得多。平常我们都会做半小时的前戏,但这次可能是新鲜感与紧张感的关系,我们只做了五分钟的前戏,她的阴道就湿的不像话,不止我的手与她的大腿都被沾湿了,就连地上也湿了一大片。这种兴奋感让我再也忍耐不住,我将她屁股擡起来,让她坐在干衣机上,牛仔短裙完全遮不住她湿成一片的阴户,我掏出阳具,插进她的阴道,喵喵尖叫一声,呻吟了两下,随即想起来我们在外面,随时会有人看到我们半裸著在做爱,又赶紧闭上嘴巴。


    我很喜欢听她的叫床声,她的声音是那种很大声但却自然不做作那种,现在看到她闭上嘴,让我很不是滋味,所以我一反以往的绅士风度,不用缓缓抽插速度,而是猛力挺腰用力干,干衣机也随着晃动发出一点轻微的碰撞声。喵喵感到一阵舒服的快感,她就不由自住的喘息起来,但她还是害怕被别人看到,仍旧努力闭上嘴巴不发出声音。


    我也害怕被别人看到,但我不甘心征服不了她,我突然将她抱下来,让她趴在阳台上,这样我可以用更大的力道及更快的速度干她。我两手伸进T恤里,紧紧掐着她的胸部,腰部用力的猛干。喵喵的臀部因为与我的下体撞击力道大,每次我用力一插时,她的全身都会被我震动一下,紧闭的嘴唇就会短暂分开,从嘴里吐出低微的呻吟声,每撞一下,她就发出“嗯”的一声,一时之间,阳台上充满了我们细微的下体的撞击声与她的“嗯……嗯……嗯……嗯……”的呻吟声。


    她喜欢大声叫床,我也爱听她叫床声,但这种极力在忍耐的呻吟声更加美妙动听,突然我感到阳具被她阴道紧紧夹住,我这才知道她高潮了。


    不过我可能是太紧张的感系,虽然我高挺的阳具证明了我还很兴奋,但完全没有射精的感觉,我一手搂着她,一手轻轻抚摸她头发,从背后附在她耳边低声说:“喵喵,妳觉得舒服吗?”


    喵喵有气无力的点点头,用非常小声的声音回答我:“没想到在外面做会这么舒服……”


    不过,她高潮了,我可还没射呐!我接着问:“我们在外面换个地方,再接着做爱好吗?”


    喵喵迟疑了好一会不回答。我一向对女人很温柔,我也不急着傕她,只是轻轻摸她的头发与腹部。我感到她身体热的发烫,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这种紧张的刺激感让她全身剧烈颤抖了十分钟,我猜是她高潮后感到很疲累,想提出回房间的床上再做爱的请求。


    喵喵过了好一会,低声回答:“嗯……那就换吧……”其实我早就知道她会答应,她的女强人个性不允许她低头求饶,我将她那被退到屁股的牛仔短裤穿好,再将我的阳具塞进裤子里,牵着她的手离开阳台,穿过五间套房,我们穿过大门,走到五楼的楼梯间。


    一路上,她始终低着头走路,完全不敢擡头,深怕别被人看到她的脸,我则是东张西望的,看有没有人在偷窥我们,不过幸好没人在窥视,算是有惊无险。


    我租的是老旧公寓里的装潢套房,每层楼楼梯间都有窗户,高度在成人的胸口,我打开窗望看看街道,有两三个行人在走路。喵喵全身无力,身体任我摆布,我将她身体转过来,仰靠在窗口上,半个头露在外面,喵喵扭头看了一下街道,发现有人,这里又是在三楼,刺激感瞬间就提升为恐惧感。


    喵喵一边发抖,一边问我:“小雨,一定要在这里吗?外面有人耶!”


    我反问她:“所以妳想回房间吗?”


    喵喵不服输的个性又上来了,说:“还是在这里好了,反正也蛮刺激的。”


    刚泄过一次的女人子宫都会分泌出大量液体,不过高潮过后的女人性欲会迅速降温,阴道很快就会变得又干又黏,所以我不急着插进去,而是重新展开前戏,从舌吻开始一一往下亲吻,一路亲到她的阴户上。(我不介意我刚插过)


    喵喵双手抓着我的头发往里头用力按,几乎要把我的头塞进她的牛仔短裙里,她又紧张又害怕,身体流了不少汗,我闻着她阴道的爱液夹杂着汗味,浓厚的女性荷尔蒙让我再也忍耐不住,我停止前戏,再次挺腰插进她的阴道里。


    她紧紧抱着我,我则一边扭动腰,一边偷看路上的行人,其实我也有些害怕路人会擡头往上看,这次换我开始感到恐惧感了,恐惧感夹着下体的快感迅速往脑部袭来,我惊觉这样不妥,这样下来我干不到一分钟就会射出来,那也太快了!我邪心一起,将喵喵转过身来,换她的视线看着窗外的人们,再把她的T恤撕破,她吓了一跳,不小心大声尖叫一声,幸好路上杂音多,没有人擡头往上看。


    喵喵回头瞪我:“你在干什么啊?”


    我嘻嘻笑道:“我在干你啊!”


    喵喵气的咬我的手,我痛的缩手,然后又用力撕破她的T恤,没穿胸罩的她整个乳房都露在外面,她连忙用右手拉住破裂的布料遮住,左手仍扶著窗台。我本想将她的T恤从中间整个撕裂,但撕不破,只能撕一半,只得作罢。


    喵喵只有一手扶著窗台,怕高的她不敢回头瞪我,一手却又不敢放开布料,任由我摆布。我一边吻着她的背颈,一边缓慢的抽插,逐渐加速。窗外的街道虽然吵杂,但我却听到喵喵逐渐放大的呻吟声,我一想奇怪,她不是一直害怕被别人看到吗?我侧着身看她的脸,原来她太过害怕,干脆闭上眼不看。


    我猜她虽然闭上眼不看,但脑子里肯定会想像著“路人一定发现了,正在看着我们做爱”、“有人在看我的胸部”等差耻的念头,因为我们只做了几分钟,她又再次高潮,紧紧的夹住我的阳具,不过其实我也真的忍到极限了,在她高潮夹住我时,我再也忍受不住,死命的出力拔出来,又再死命的往紧缩的阴道里硬插进去。


    可能是濒临射精的关系,我使的力道特别大,从前她的阴道夹住我时,我是真的无法往里面再深半吋,但这一次我真的忍受不住,使尽力气往里头冲刺,喷射出生命精华。虽然我们做爱了应该有一百多次,但这还是第一次我们同时高潮,正射精中的阳具感到她的阴道一阵又一阵的紧缩,好像会吸精般,让我大脑一阵空白,我整个人都快瘫软下来了。


    事后我们俩聊天时,我总笑她是吸精蜘蛛女,她却笑我是披着绅士外衣的变态。


    (因为我对女生非常温柔,所以她说我是绅士,但我总是会变着法子让女生去做又刺激又新鲜的性爱方法,所以她又说我是变态。不过不是暴力的变态那种,我从不对女性施予暴力。)


    后来我们在更刺激的公共场合做过,也有几次差点被发现,被别人偷看到一点,但我们赶紧躲起来。在野外做了好几次后,新鲜感与刺激感一退,我们又回到家里或旅馆做了,毕竟还是舒适最重要。


    相关资讯

    ...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8@gmail.com   icp123

    © 2020 animalfun.net Theme by 久久热——av天堂_亚洲成人网_大香蕉在线无码天堂网_色情av青青草在线视频播放